最近不知道要换什么名字

自制 想说的都在视频里啦,献给老冰棍夫夫。Steve与Bucky之间的感情叫做无可替代,无论七十年前还是现在,都是彼此的依靠,彼此的‘soft spot‘。封面图源贴吧 侵删 bgm终章

【周景】秘密(撒糖,人物继续OOC,没有肉肉,一发完结)


自从和封景住在一起,周奕凡开始新增了一个爱好——拍照。
比如每天早上睡眼惺忪的狐狸,出门前认真系领带的狐狸,或者是某种不可描述的事后睡在他怀里的狐狸,
咳咳,这些照片的存在封景自然是不知道的,否则哪里会任由周奕凡这般嚣张?
在周奕凡看来拍照记录时间的方式,等到垂暮之年时拿出来看看,将是弥足珍贵的回忆吧。
周奕凡在电脑设了一个私密文件夹,叫做Vous êtes mon seul (你是我的唯一),看来平时狂霸拽的周老板,也有着柔情的一面。



某天饭后,封景在书房处理工作,无意间发现电脑桌面有一个名字很嚣张的文件夹,随手点了一下,居然要求输入密码,周奕凡在搞什么鬼?
于是当周奕凡走进书房时,发现自家小狐狸在死死地盯着他,看得他浑身激灵直发毛,赶紧把水果放在一边走到封景身后,双手撑着椅背低头问他,“怎么了?吃点儿东西休息一下。”
封景扬起下巴,示意他看电脑屏幕,你搞什么啊。
周奕凡瞄了一眼后了然一笑,他摸着封景的下巴想要吻上去以转移话题。
封景偏过头挣开他的桎梏,“故弄玄虚,我并不感兴趣。”随后走出了书房。



深夜,封景小心翼翼地移步到客厅倒了杯红酒喝,然后又轻轻地走到书房,打开电脑——试密码。
他眼睛一转,又皱皱眉,居然不是自己生日?
老周生日,不对。
纪念日,还是不对?封景手托着下巴很是纠结。
这时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,还带着点恶劣,“0817。”
封景回头看他,只见周奕凡披着浴袍就过来了,手里还拿了件大衣,“这屋窗户漏风,大半夜穿这么少也不怕冻着。”
封景看着他担忧的眼神扁扁嘴,接过衣服乖乖穿上,“0817是什么?”
周奕凡正帮他系着扣子,听到这话一下笑了出来,“噗,不记得了?《梦》的首映日期。”
封景迷茫地眨眨眼,随后眯起眼睛看他,像一个狡猾的小狐狸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周奕凡但笑不语,输入了正确的密码,点进文件夹。
封景看到各种自己的照片后想把周奕凡扔出去,“周奕凡我警告你,偷拍是一种违法行为。”
周奕凡看他脸颊鼓鼓的,摸摸他的头后吻了上去,“嗯,看到你我就想犯罪。”
封景故意咬了一下他的下唇,然后拍开他的头,“转移话题是吧?继续交代。”
周奕凡摸摸嘴角,哎呦…咬的真实在。 他看着封景靠在椅子上,头发刚刚被揉的有些乱,嘴唇也红红的,诱人的很。他低声在他耳边说,“定情日。”
封景消化了一下这三个字的意思,戳戳他的酒窝,“所以你是那个时候开始认识我的?”
周奕凡握住他冰凉的手,然后温柔的看着他的眼睛:“不,很多年前我偶然见过你。”
“什么时候啊?”
周奕凡在电脑上搜索了下关键字,找到一张照片,封景看了后倒是忍不住笑了,“你怎么会有我那时候的照片?”
“回房间告诉你。”周奕凡目的达成,领人回屋。牵起他的手把人往房间拐。
“阿嚏!”封景揉揉鼻子被他牵回主卧。



周奕凡怕他着凉,忙里忙外地倒了一大杯热水,又将空调温度调高了几度才放心。封景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心里甜丝丝的,安静的靠在床头看着他,等周奕凡爬上来以后,钻进他怀里继续靠着,嗯…果然还是天然火炉好。
“不冷了吧?”周奕凡揽着他的背,轻轻拍着。
“嗯,说好的讲故事呢。”声音软软的,还有点期待。
周奕凡觉得这样的封景像极了等着讲睡前故事的小朋友,当然他也只敢腹诽一下了,小时候的封景一定很可爱吧。
“好,慢慢听我说啊。1999年,我在巴黎出差,偶然看到路边有一个团队在拍照,模特是个很有灵气的男孩子,气质极佳身形也好,我当时的感受啊只有一个。”
“什么?”封景听了这些,想起来自己曾经去巴黎拍了唯一的一组写真,是当时经纪公司的要求,等到后来他红了之后,粉丝各种疯抢,大概是绝版了?如果不是刚刚看了那张照片,他已经快想不起自己曾经的样子了。
“惊为天人。”
封景捏了一把他的腰,“不真诚。”
“我当时想去搭讪可马上要开会,时间紧急只得作罢,就托身边的助理拍了张照片,并让他调查一下你的资料,后来我就一直关注着你的动态,直到回国去看了《梦》的首映,也是因为这个角色,让我彻底为了着了迷。”
封景闻言抬头看着他说道:“真是不巧,那场首映我没去现场。”
那天他被厉睿叫走,两个人确定了关系。
“是啊,我还以为那天能再次见到你。”周奕凡想了想,直到酒会上两个人正式相识,已经14年了。
“再后来…”
“你(我)就宣布从此退出娱乐圈。”
两个人同时说道,相视一笑,既怀念又无奈。
“我那时才明白也许有些人生来就注定被仰慕,既然无缘,就不要勉强了。”周奕凡把杯子拿过来让封景喝水。
“自我安慰,那后来我在ESE的事你知道吗?”封景喝完水无意识地舔舔嘴唇。
“后来我去了国外,对这些事倒是再没关注过了,就像认定了你不会再出来似的,我还买了《梦》的DVD,就想着权当纪念我第一次追星事业了。”周奕凡回忆起这些,依旧觉得缘分是很神奇的。
封景嘴上不饶人,“嗯,那第二次追星事业是谁啊?”
周奕凡捏捏他的腮帮子,佯装生气的样子,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惦记这么多年。”
封景笑的满足,又问他:“酒会上你一眼就认出我了?”
“没错,你的模样,谁都模仿不来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你这双眼睛和当年一样漂亮,一寸秋波,千斛明珠觉未多。”
“花言巧语。”封景靠在他身上浅浅一笑。
周奕凡有些痴傻的看看他,也不反驳。“要不要再看一遍《梦》?”
“好啊,反正也睡不着。”



两个人又转战到客厅,周奕凡拿出大毯子将封景包裹成大号团子直接抱到沙发上,翻出了《梦》的DVD。
封景的戏份不多,但只要一到封景的镜头,周奕凡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看,弄的封景都有些嫉妒年少的自己了。
屏幕上的少年在沙滩上赤着脚肆意地奔跑,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,纯真却又有着天然的诱惑。
看完电影后,封景勾起嘴角说着,“看了以后就变成我的粉丝了?”
“唉,结果还没等我证明粉丝身份,大明星就消失了。”周奕凡可怜兮兮的说,像被主人抛弃了的大型犬。
“现在大明星回来了,你开不开心?”封景眼睛闪亮亮的。
“当然,不仅回来了,而且是我一个人的。”周奕凡笑的邪气,眼神却是温柔至极。
两个人正说着话,封景却突然想到了什么,“等等,在巴黎那会儿我才16,你个老流氓!”附赠一个封氏白眼。
周奕凡委屈地说:“咳,这么多年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,这叫从一而终。”
“从一而终怎么了,你还挺委屈是不是?”
“小的不敢。”嘴上说着不敢,人却压了上去吻了吻封景的额头。
“你有什么不敢的,那会儿是不是想着‘凌霸’一下我这个小鲜肉啊?”封景将手伸进周奕凡的浴袍,在他胸口画着圈。
“是啊,然后再顺便潜了你。”周奕凡任他玩着,声音沙哑又性感。
“哦~那我是不是还应该喊声daddy?”语气带着点撒娇的意味,听得周奕凡下腹一紧,一把将他抱起向房间走去,“这可是你撩我的,后果自己承担。”
“放我下来…喂!”



欢爱结束之后,周奕凡宠溺地看着封景,他无意识地蹭蹭被子,面色微红,满是情欲过后的餍足。
周奕凡将他揽入怀里,轻拍他的背,又忍不住逗逗他,“要不要daddy讲睡前故事?”
“给老子滚!”封景把被子扯走,翻了个身,只露出傲娇的后脑勺。
周奕凡关了房间的灯,只留下床头暖黄色的小灯,把封景露在外面的手臂收进被子里,在他耳边小声说着:“你乖乖睡,我才不滚,还要一直缠着你呢。”
封景不动声色地听着,伸腿踹了他一脚,你要是敢离开我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
封景趴在周奕凡的胸前睡得很熟,
即使没有洋甘菊的香氛,他也不会再失眠了,因为周奕凡就是治愈他的良药啊。



—End—





来吃乔叔同款吧🤗🤗

【周景】礼物(后知后觉的中秋小剧场,人物略ooc,甜月饼!)


所以我为什么今天才发小剧场呢,因为是昨晚开始写的😂😂



以下是正文


中秋前一天,封景坐在办公室里审核策划案,一脸严肃。
amanda小心地推门进来,手中拿着一个盒子,她轻轻地把盒子放到一边,说道:“封总,这是有人送您的礼物。”
封景抬头瞄了一眼那个盒子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amanda飞快地走了出去,心里偷笑,周老板真是喜欢逗封总,也不知道封总看到那份礼物会不会气得直炸毛。
所以礼物究竟是什么呢?
封景其实也很好奇,他和周奕凡已经在一起三年多了,每一个节日两个人都会粘在一起过,可偏偏前天周奕凡有一个紧急的会议要开,连夜飞去了国外,倒是不知道明天的中秋节能否赶回来了。
封景叹了口气,真的很想他啊。
他走过去把慢慢把盒子拆开,缎带上印着可爱的小狐狸,封景忍不住笑了,盒子打开后,他先是皱眉,然后很是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东西。
是月饼?
盒子里放着六个精致的狐狸形状的月饼,小巧又可爱,傻傻的看着封景,倒是令人食欲大动。
封景注意到盒子外侧还有一张纸,抽了出来,上面是熟悉的字体。
“记得按时吃饭,不许说没胃口,不然做得你下不了床。”
靠,老流氓!
封景翻了个白眼把卡片收到抽屉里,却看到背面还有一行小字。
“还要记得吃和你一样可爱的月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先生”
可爱个头啊,封景哭笑不得地给周奕凡打了个电话。
“看到礼物了?”声音通过电流的传达,衬得他的声音更低沉性感。
“回来你死定了。”口是心非。
“想不想我?”
“你说呢?”封景声音闷闷的,有点小委屈,听得周奕凡又想逗逗他。
“我很快就回去了。”
“嗯,什么时候?”封景装作不经意地问他。
“这次出来还挺忙的,估计要忙到下周了。”周奕凡边说便忍笑,回去挨揍是肯定的了。
“去死吧你!”嘭的一声挂了,封景看着那几个傻乎乎的月饼也没了胃口,又继续投入到工作中,另一边想着要怎么“折磨”周奕凡才解气。


晚上回到家里,封景把冰箱翻了个底朝天,把能吃的都翻出来,不能吃的全部扔掉,他想着明天周奕凡要是真的敢不回来,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。
封景拿着手机想着作战计划,这时正好手机响了,看了看来电显示上熟悉的名字,封景嘴角扬起,笑得狡黠。
接听之后,对面那人依旧是嬉皮笑脸的语气,可以想象到他的表情有多欠揍。“秒接啊,看来你真的很想我。”
“你还真是自作多情。”封景一边回答他,一边走向浴室,放水调温度?
“做什么呢?”周奕凡听到水声很是疑惑。
“我累了,洗个澡放松一下。”封景把手机调外放放在一边,慢条斯理地解着浴袍,周奕凡平时若是看到他这幅样子,早就直接扑上来了。
“在脱衣服?”周奕凡隐约听到衣物摩擦的声音,心里的小人告诉他,你要冷静!
“我已经坐在水里了,好舒服啊。”封景故意地放软声音,无意识地引诱着他。
“你这是在故意勾引我?”周奕凡现在算是明白封景的小算盘了,让他听得见吃不着。
“你说什么呢?难道忘了你走之前我们还一起洗呢?”再加一把火,他不信周奕凡没有反应。
“啧啧,没用的,宝贝儿,你一会儿想要了拿什么来满足自己啊。”周奕凡看着身下开始抬头的小兄弟哭笑不得,在封景面前,他所有的自制力都是放屁,根本无法抵挡他的诱惑。
“切,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,如果我没算错的话,还有半个小时你要去开会了。”封景看着旁边的时间,语气中满是势在必得。
“嗯,所以你要怎么玩?”周奕凡呼吸变得沉重。
“谁跟你玩啊,自己玩去吧。”封景毫不留情地挂电话, 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想象一下周奕凡的表情,觉得甚是解气呀。
周奕凡听着封景把电话挂了,才明白这只狐狸真的是故意在耍他,他欲哭无泪地走进浴室,找出手机里他趁着某狐狸睡着偷拍的照片,封景安静地趴在床上,腰上盖着薄毯,白皙的背部暴露着,诱人的很,周奕凡盯着照片,开始安慰起自家受苦的兄弟,回去之后再给你吃肉吧。



第二天中秋节,周奕凡本来就是要赶回来的,只是为了逗逗封景,才故意说回不来,他推开家门,看到摆放在一边的拖鞋心里一暖,封景这个人啊,明明比谁都要温柔,可就是不肯承认。
周奕凡发现封景坐在椅子上,一脸别扭地盯着面前的狐狸月饼,两个月饼被他摆放在盘子里,旁边放着刀叉和红酒,封景头都没抬,小声的说了一句:“你还知道回来?”
周奕凡不理会他的坏脾气,坐在他对面,声音温柔又宠溺,“喜欢吗?”
“凑合吧,还蛮可爱的。”
周奕凡看他嘟囔着嘴,忍不住凑上去隔着桌子摸摸他的头,又轻柔的吻上去,“你最可爱。”
封景揽着他的背不撒手,“唔…滚蛋…你吃饭了嘛?”
周奕凡走到他旁边抱着他,“吃了,怕你着急,随便吃了点儿就回来了。”
封景瞪了他一眼,“你是白痴吗?只剩下月饼了,一起吃吧。”
周奕凡拿起刀叉帮他把月饼切成小块儿,封景便靠在椅背上等着投喂,嘴角不自觉地勾起,与爱人一同分食,真的很幸福啊。
在周奕凡的软磨硬泡之下,两个人又一起携手去完成昨天那件事了。室内一片旖旎,空气中满是红酒的香甜和诱人的喘息。

“小狐狸,我的礼物呢?”
“得寸进尺是不是?你今晚都拆了几次礼物了啊。”



─End─

【周景】腻(看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体裁的文 短篇 一罐蜂蜜的甜度)

写在前面:剧情非原著走向,人物性格偏原著~
主要是之前剪的视频的后续,🔗看这里→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730238

再简单说一下也就是在这个故事里封景被厉睿背叛,从ese辞职,他与周奕凡之间没有交易,没有不堪回首的噩梦,只有满满的依恋,这一次有周奕凡在他身边陪着他,视他为珍宝,宠着他,不让他难过。所以就是一个甜甜的脑洞啦,小心流鼻血哦( ´・ᴗ・` )



正文

封景坐在办公桌上翻看着文件,时不时地把未签字的挑出来放到一边,周奕凡推开门看到封景意外又惊喜,快步走过来从背后揽住他的腰,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“你这一堆没签字的,给你挑出来。”封景并未抬头,任他吃着豆腐。
“待会儿我让助理弄就行,你好不容易过来一趟,不给点儿福利?”周奕凡抚弄着封景的耳垂,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贴着他耳边说出来的。
封景放下手中的东西,顺势靠在周奕凡的肩膀上,“我倒是想来,工作室那边要处理的太多了,脱不开身。”
“嗯,来了就不许走了,待会儿想吃什么?”周奕凡听着他难得的示弱,心里一片柔软。
封景回头挑眉看他,“吃?我都来了你还想吃什么啊?”
周奕凡将他的身子正过来,又把他的外套脱掉,随手搭在旁边的椅子上,然后他坐在椅子上,看着封景。
封景今天穿着纯黑色的衬衫,显出了纤细的腰身,扣子开到了第三颗,只要他用力一扯,便可以看到更多的美景。他笑的放肆,盯着封景的胸口说道:“当然是狐狸肉最鲜美,毕生难忘。”
封景闻言从桌上下来,走向周奕凡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眼神充满了挑衅,舔了舔下唇说:“有品味。”
周奕凡看他这样,早已把持不住,伸手要解他的扣子,就在这时,电话响了。
封景示意他先接,周奕凡只好接起电话,是助理打过来的内线。
周奕凡心想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儿老子非炒了你不可。
“怎么了?”他声音有些沙哑,带着对情欲的忍耐。
“他已经到了?算了,让他上来吧。”
封景以为他有大事要处理,打算拿起外套先回避一下,周奕凡却拉住他的手说:“没事儿,就是有个合作伙伴急着找我,很快就会走的。”
“谁啊?”
“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周奕凡笑的一脸暧昧,让封景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“那我现在去哪儿?”他很是不解。
周奕凡将他拉到自己面前,又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身下,看向他说道:“我很想你,他也很想你。”



后面的肉肉请移步微博哦~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15615454113548


【周景】Undercover (一发完结,伪白兔景+人物ooc,有肉末)

微博地址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13539827317231

写在前面:封景是16岁开始卧底,现在21岁,周奕凡是33,厉睿29。


正文


“都说今天有大人物过来,究竟是谁啊?”几个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。
这时,一个男人走过来严肃的说道:“说什么呢,再大人物还能有咱们睿哥厉害?小心一会儿挨骂啊!”
那几个人似乎很害怕他,于是通通散了,“文哥我们错了。”
“知道错就好,少议论那些乱七八糟的。”文森特对周围巡视了一番,还算满意。
“睿哥去哪儿了?今天怎么没看见他?”从外边走进来一个男孩,声音清澈干净,又带着一点撒娇。
“阿景你来了?睿哥去接待一个客户,要晚些过来,让你别等他了。”文森特看到他进来,温声回答他。
“啊?这样啊,那我先去忙了。”男孩儿笑着应他。
封景,一个被承包的男宠,当然,这只是他的卧底身份。
“忙什么啊你,哪有人敢真去使唤你啊?”文森特看着他白嫩的脸蛋,伸手捏了一把。
“你欺负人!”封景鼓起包子脸,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“小祖宗你快别闹了,我去工作了。”文森特见他这样便不再多说,转身走了。
“谁欺负你了?”从外面走进来的男人,身材高大,眉眼中满是宠溺地看着封景。
旁边的人看到他走进来,接连着打招呼:“睿哥好!”
厉睿,多年来从事军火走私,只要是赚钱的活儿,他都敢做。手段毒辣,不留情面。
厉睿走过来揽住封景的腰说道:“路上耽误了点儿时间,想没想我?”
封景踮起脚尖,小声在他耳边说:“想。”
厉睿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这两天我在接待一个人,你如果待会儿碰上了,别害怕。”
“放心,我知道了。你去忙吧,不用管我的。”封景凑上去在厉睿的脸颊上亲了一下,然后快速跑开了。
厉睿盯着他的背影,眼神复杂,看不出他的想法。



封景坐在吧台旁边,双手捧着一杯牛奶,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兔子被骗进了狼窝。
他举起杯子一口气喝完,然后听着旁边人的谈话。
随后又不经意的走过去,小声问道:“你们在说谁啊?”
“阿景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?睿哥舍得放你出来?”
“他今天有客人要接待,让我过来自己玩,你们说什么呢?”封景笑得眼睛弯弯的。
“哦,你该不会不知道吧,周奕凡,睿哥的大客户。传说他气度不凡,英俊潇洒,男女通吃。”
“不感兴趣。”封景眨着眼睛很是无辜。又补充道:“在我心里睿哥最好了。”
“呦呦呦,知道你最喜欢睿哥。”
“哈哈你们别逗我啦,我再去喝杯牛奶。”封景边说边走回吧台。
“你说你不喝酒天天来酒吧干嘛?!”
“睿哥不准我在外边乱喝啊,我要是喝了酒会被他骂的。”封景唇边沾了一圈儿奶,看上去就像只毛绒绒的小动物,
“好吧好吧,服了你个小祖宗。”

一阵打闹过后,封景走上酒吧的最高层,在那里可以俯瞰到下面的全景,根据刚刚的聊天他了解到周奕凡这个人的能力不比厉睿差,而且他来历不明,很是危险。
他感觉到旁边有一个人影,回头一看,如果他的感觉没出错,此人便是——周奕凡。
封景调整好表情抬头看他,整个人看起来纯良极了:“你好,请问有事吗?”
周奕凡用那种要将他生吞活剥的眼神看着他:“美人你好。”
封景眼皮子跳了一下,不禁低头翻了个白眼,“请问你是?”
周奕凡看着他,声音低沉:“厉睿养的小兔子?有点儿意思。”
封景被他气的脱口而出:“你才是兔子!”
周奕凡倒是笑了,“在我面前放松一点多好,装那么乖做什么?”
封景觉得这个人简直是神经病,上来挑衅他嘛?!他转转眼珠,咬住下唇,小声哼唧:“你欺人太甚。”
周奕凡看着他这样,扬起嘴角,“你说我要是让厉睿把你给我,他会同意吗?”
封景闻言抓紧了衬衫的下摆,然后扭头回应他:“当然不会,他答应过我的。”
周奕凡摇摇头,离他又近了些:“傻兔子,哪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。”
“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过分!我还有事先走了!”封景听到他的话后心烦意乱,只想着赶快脱身。
这时候厉睿走了上来,他看到封景离周奕凡还是有一定距离的,才放下心来。
他走上前去,拉住封景的手,将他拉入怀中,扬起笑容:“周老板也在这里,真是巧啊,阿景他还小,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啊。”
“这是说哪儿的话,我看他还挺机灵的。时候不早了,明儿个见。”周奕凡看着封景顺从地靠在厉睿旁边,皱了皱眉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
洗过澡后,封景窝在床上看书,略大的睡衣衬得他更加地乖巧可爱,厉睿从浴室出来看着他,走到床边,把他手中的书抽出,然后坐在他旁边。
“嗯?怎么啦?”封景睁大眼睛看他,很是不解。
“阿景,今天辛苦你了,但是周奕凡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,所以明天你要是碰到他了记得不要得罪他,不过你放心,有我在,他不敢乱来的。”
封景主动环住了厉睿的腰,头靠在他的肩上,声音懒懒的:“我都听你的。”
厉睿拍拍他的背,“嗯,早点儿睡吧,乖。”
封景赖在他身上不肯下去:“不要,你抱我睡”内心崩溃至极,啊啊,我怎么越来越没下限了!
厉睿还是很吃这一套的,揉揉他的头发,温声说道:“好,我抱着你睡。”

第二天,封景像往常一样扮好小情人的角色,惹人怜爱的很,遇到人会不好意思地抿嘴笑,有人找他帮忙他也不厌其烦,别人开玩笑时会捂住眼睛卖萌,这在外人,以及厉睿的眼线看来,一切完美。
演的差不多了,封景鬼使神差地又走上天台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居然很想见一个人,那个只见了一面却让他很讨厌的人。
“一个人在这啊。”背后想起的声音让封景身体一僵,周奕凡??!!
封景回头看他,表情得意:“平时睿哥会陪着我,今天他不在而已。”
周奕凡盯着他粉嫩的唇说道:“你跟了厉睿多久?”
封景愣住了,没料到他会这样直接:“差不多五年。”
“五年啊,五年就足以让你这般死心塌地了?”周奕凡走到他身边,看着他有些单薄的身体,语气中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心疼。
封景把双手撑在栏杆上,看着外边,“这有什么,我喜欢他啊,当然愿意留在他身边了。”
他心里想着,这五年来,他心里的两个小人一直在打架,一个说厉睿很好你要争取和他在一起啊,一个说你怎么能相信他的感情呢不可以。所以,对于周奕凡的这番话,他无法正面回答。
周奕凡见他发愣,以为他平时被限制自由,只能来这里望风,“你平时能自由出入吗?”
封景闻言笑的开心极了:“当然可以,他很相信我的。”他这样说着,也不知究竟是为了搪塞周奕凡,还是安慰自己。
“你啊,真是个傻兔子。”周奕凡看他笑的开心气不打一处来。
封景无视他的表情继续说:“你什么时候走啊?”
“呦,这么快就赶我了?放心,明天我就走了。”周奕凡靠近封景将他被风吹乱的头发拨弄一番。
封景下意识扭过头,“这么快啊”
周奕凡收回手,声音压低了几分,“如果明天我故意使绊子,条件就是让你陪我一次,你说他会不会同意?”
封景撇撇嘴:“都说了他不会的,你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。”他想了想又扬起笑脸补充道:“你如果真的想找人陪你,我帮你联系哈哈。”
本以为周奕凡会调笑两句,结果他皱了皱眉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,递给封景:“穿上点儿,你身体弱,别感冒了。”
封景差点儿要说,老子身体好的很啊,然而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关心,便默默接过衣服,没再接话。
周奕凡看了下表发现也到了晚饭时间,于是理所应当地开始哄骗计划:“时间也不早了,饿不饿?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封景简直想咆哮三声,都是套路套路套路!!!谁要跟你吃饭啊!他装作惊奇的样子:“啊?这样不好吧。”
“怕我吃了你啊。放心,一会儿我送你回来。”
“成交。”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谁怕谁啊?


到了饭店门口,服务生过来招待,看到周奕凡过来,恭敬地说:“周先生您来了,二位里面请。”
封景气的想抽他,果然是套路。
周奕凡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目光,心里想着,爱挠人的小狐狸啊。
鉴于封景坐在对面一直用仇视的眼光盯着周奕凡,他只好打破沉默:“咳,想吃什么?你来点还是我帮你点。”
封景看他态度诚恳也就不在意了,他眼珠一转,笑的狡黠:“什么都可以啊,不过我要喝牛奶。”
周奕凡问旁边的服务生:“这里有牛奶吗?”
“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有红酒。”
“……”
“那我走了啊”封景起身做出正欲走的样子。
周奕凡按住他的手腕,将他的手整个包住,然后说道:“去外边买一份,回来算在账上。”
“好的先生。”
封景瞪了他一眼,想把手抽出来,可周奕凡似乎是故意的,不仅握得死死的,而且还不停摩挲着他的手指,动作色气的很!
周奕凡一边把玩着封景的手,一边淡定如常地问他:“有什么忌口的?能吃辣吗”
“你丫真是。。一本正经地耍流氓!随便吃什么都行,我饿死了,喂!周奕凡!你别玩了。”封景声音也软了下来,厉睿最吃他这一套了,倒是不知道对周奕凡管不管用。
幸好周大官人良心发现,不再逗他,正经的点了几道菜。
封景一直努力降低存在感,但对面火热的视线令他无法忽略,他只好专心地喝牛奶,不敢抬头。
“尝尝这个,你太瘦了,多吃点儿。”周奕凡把菜挪到封景面前,又强制地将他手里的空杯拿出来。
道具被抢走了!封景瞪了他一眼,拿起筷子,认真吃饭。
周奕凡看着他炸毛的样子努力憋笑,“慢慢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“你为什么和厉睿合作?”封景歪着头问他。
“我是个生意人,无往不利,能合作的都不会拒绝。”
“切,不想说算了。”封景耸耸肩示意不必多谈了。
“有些事情,不想把你牵扯进来。”周奕凡隔着桌子起身帮他擦掉嘴边的奶渍。
封景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自己脸上停留了几秒,脸颊上满是红晕,心脏也跳的加快,“哦,太晚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在回去的路上他一直没敢看周奕凡,一是要尽量维持人设,二是他不能再和这个人有交集了,今天就当做是最后的放纵吧。
封景边想边用手揉着脸,刚才自己为什么要害羞?!!
周奕凡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表情的变化,倒也没再欺负他。
就这样,一路无话,封景把外套脱下来还给周奕凡,他想了想说道:“今天谢谢你。”然后便下了车。
“晚安。”
周奕凡看着他的背影,眼神中满是迷恋,直到看不见人了,他才回到车里,陷入了沉思。

晚上封景躺在床上回想起白天的细节,忍不住地傻笑,又想起周奕凡亲密的动作和他的外套,心里暗暗地骂他不要脸,余光却扫到厉睿正在往房间里走,他赶紧装作困了的样子,眼睛半睁着,看起来有点小迷糊。
“真想快点儿结束这一切,然后带着你去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。”厉睿坐在床边看着封景,眼神中是满是爱意,仿佛这一刻,他只是一个坠入爱河的男人,而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厉睿。
封景想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些什么,最终他说:“好,我相信你。
这条路我不能回头,所以我最后信你一次,请你不要让我失望。


封景站在厉睿右侧,看着周奕凡,他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大衣,右手夹着烟,看起来心情很好,眼神还实不实地飘向他这边
周奕凡叼住烟,把手下整理好的货提上来。
“货都在这里了。”他声音中带着点沙哑,低沉而性感。
“你去看看。”厉睿面无表情地站着,让文森特去清点。
“睿哥,没有问题。”
厉睿这才笑了出来。“好,我对周老板自然是信任的,走个形式而已,咱们今后有钱还要一起赚才是啊。”
“好说,我另有一事,不知道你能否给我这个面子?”周奕凡摸着下巴,像在算计着什么。
“但说无妨。”厉睿没想到他还留着一手,却也知道不可轻举妄动。
“爽快!我要出国谈个生意,旅途难免乏味,能否让封景陪着我说说话?”
封景听到他说的话猛然抬头,刚想说话,却被厉睿拦到身后。只听他说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封景是我的人,周老板是要强人所难了?而且据我所知,封景并不是周老板钟意的类型,他一向胆子小,恐怕……”
“紧张什么,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诚意,所以,不会为难他的。等生意谈完,我亲自把他送回你手上。”周奕凡深吸了一口烟,将尾巴掐灭,语气中是满满的势在必得。
厉睿看了一眼封景,只见他抿着嘴不敢抬头,“阿景?”
“嗯?”听到他的话,封景才抬起头,睁大眼睛看着他,“我可以不去吗?”
周奕凡看着他这个样子倒是觉得新鲜,封景在他面前一向是张牙舞爪,没想到演起戏来倒的确能以假乱真了,深藏不露啊。
厉睿没有理会封景对他的恳求,沉声说道:“你放心,周老板一向说话算话,只是陪他聊聊天而已。”
封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,其实想笑的很,这就是他患得患失的结局?在这个男人眼里,自己依旧只是一颗棋子吧。
“你没骗我?”声音里带着点无助,听得厉睿也变得心软,可是想到如果搞定了周奕凡就等于是强强联合了,封景与之相比自然就不算什么了。
“我保证不骗你,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?”厉睿耐着性子安慰他,却是心不在焉地想着希望封景能让周奕凡满意。
听他这样说,封景便收起了磨人的态度,笑着看他:“好,我去。”
厉睿见他终于妥协,松了口气,语气都轻松了很多:“周老板还满意?”
“跟聪明人合作就是省心。”
封景看了厉睿一眼,便走到了周奕凡那边。他不死心地回头,却发现厉睿毫无留恋地往回走了,他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了?这样也好,过了今天,那些情爱,就都忘了吧。
周奕凡注意到封景的小动作,忍不住戏弄他,一把将他拽过去,揽住他的肩膀,吓得封景一激灵:“你干嘛?”
“好了,不许再回头了,允许你最后看一眼,然后,从现在开始,你是我的。”周奕凡揽住他纤细的腰,低声在他耳边说道。
如此近距离地听着他的声音,封景觉得耳边酥酥麻麻的,他也不再遮掩,拉起周奕凡手说道:“走吧。”
周奕凡挑了挑眉,将他的手包在掌心里,两个人一起向着远方走去。

“好了,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,有什么话直说好了。”封景坐在沙发上,拿着一杯红酒慢慢品味着,白皙的指间戳着面前的茶几,双腿随意地搭着,看起来慵懒又惬意。
周奕凡给他端来水果,然后坐在他旁边。“还有什么需要我解释的吗?”
“你个老狐狸不要装傻啊,我可是听说你只碰雏儿的,尤其喜欢各种道具,所以我从来就不在名单上吧,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唇瓣,因粘上了红酒更显得水润,周奕凡有些呼吸急促,又听他问自己的目的,以为他还在帮厉睿套话,口气也冷淡了下来:“你的狐狸尾巴不是也终于露出来了?难不成厉睿真的只当你是家养的兔子?可笑啊。”
封景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发火,莫名的有些委屈,他自顾自说道:“晚上吃什么,我饿了。”
周奕凡看他这样也气不起来了,只好故作严肃地说:“对付厉睿的那套不许用来对付我。”
封景看他态度软化,心里暗暗地比了个v,还不是见不得我委屈。
只见周奕凡走到他身边,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,一只手顺势将他放倒在沙发上:“刚刚问我吃什么?还没想好,不过红烧狐狸肉听上去不错,我先尝尝。”
封景努力错开身体,可整个人都被他抱住,不能动弹。
“吃你妹啊,呜。。”他要说的通通都被周奕凡的舌头拦住了,周奕凡用左手托住他的头,封景刚想挣脱开,却被迫伸出舌头与他缠绵,直到缺氧,才肯放过他。
周奕凡的右手游移到他的胸口,解开他的衬衫,白皙的身体完全地暴露出来,周奕凡一把扯去衬衫,而后将唇覆了上去,舔弄着封景锁骨左下方的那颗小痣,引得他喘息不断。
“别碰那里啊,你慢点儿。”封景双手抓着他的衣服,紧张至极。
“别怕,我不做到最后。”周奕凡柔声安慰,然后将他的裤子脱掉,慢慢抚慰着欲望的中心,看着封景沉溺于欲望的神情,无论是痛苦还是满足的,今后都只有我能给你,他这样想着。


封景瘫软在沙发上瞪着旁边一脸满足的男人,内心泛起小火苗,为什么那个老混蛋没有做到最后,自己看起来也还是像被强了一样?!
周奕凡心虚地帮他捏肩膀,咳,兔子不会咬人,但狐狸不一样啊,把人惹毛了当0都哄不回来。
“乖,别生气啊,我保证接下来几天一定不碰你。”红酒味儿的狐狸真是美味啊。
“你的保证?呵呵。”谁要信你啦。
“跟我走好不好。”周奕凡从来不是一个冲动的人,只是这一次为了封景,他愿意去地破例。
封景回头看着他,嘴角忍不住上扬,“过来。”
周奕凡从后面绕过来坐在他旁边,试图摸小手,封景看出他的意图,连忙伸出腿,“捏捏腿。”
周奕凡失笑,认真地帮他按摩起来。
封景把脸扭到另一边,话却是对着周奕凡说的:“不是现在。”
周奕凡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封景在回答刚才的问题,想逗逗他让他再说一次,却发现封景靠着垫子睡着了,嘴角向上翘,像是小孩子梦到了糖果,表情恬静而美好。
周奕凡轻轻起身把封景的双腿放下,又拿出毯子给他盖好,然后进入书房,他从书柜的暗格里拿出一张纸,毫不犹豫地打开,是封景的资料,看似完美无缺的资料,究竟缺了什么呢?
没关系,既然你进入了我的陷阱,任你是谁,我都不会放开你,也不会让你再回到危险中去。
封景梦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,他的声音和嘴角扬起的弧度分明是。。那个老混蛋?!!
周奕凡一如初见时的那般看着他,眼神中满是邪佞与欲望,他伸出右手,薄唇轻启:“封警官,别来无恙。”

End




刚刚想起来番外小甜饼没有放上来,所以发一下🔗。

【周景小剧场】夫夫联手虐狗 无虐哦~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898961


还有来发一个周景群的号码——天上人间周景后援会:572862092,感兴趣的妹子们可以进来哦~~

【拉郎】【周景/厉景】kiss b (非原著剧版走向,有肉吃!)


邪教and魔教的结合体!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730238